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回到首页 新闻热线 投稿热线 工作证查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中外煤炭 > 正文

黔西县民办教师问题 是谁“不作为”

作者:wosso 来源: 日期:2013-2-20 11:41:14 人气: 标签:

                                                

      她们是曾经从事教育工作十几二十年的教育工作者,把自己最青春的岁月奉献在了大山深处。现在他们当初的学生在她们的教育下,许多已经走出了大山,投身到了城市。她们为我国的农村教育工作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她们现大都已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在她们当中有的已经离开了人世,有的也长期无法离开药物,有的虽还算健康但也自知时间的奢侈。但今天,他们却在为得到社会的肯定、承认努力着,为他们的老年生活忙碌着、挣扎着。 

                                        

      国务院(1994)41号、国发办(1997)32号等文件的出台,让她们看到了国家、社会对她们当初工作的肯定,对她们当初冒着大雨、大雪、踏着泥淋的山路、艰难的向着所热爱的讲台一次次前行的认可与关怀。 
她们由衷的感谢党中央的好政策。但事至今日,她们的问题却并未得到任何解决,也未像她们期待的那样得到当地政府的肯定与关怀。 

                  

                                     

                       

      当地县政府在2010年曾统计过民办教师的情况,但后来也并为对她们有任何实质性的解决。在此期间她们曾多次向相关部门反映,2012年7月她们中部分生活困难的老师还自发的到贵州省政府等部门上访,要求按国家相关规定、办法解决待遇等问题,也得到了省信访局的书面回复。要求黔西县政府于2012年9月30日将处理情况书面答复。 

      在采访中,当初的代课老师李光碧含着泪说“我们的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我们知道。中央给予了这样好的政策我们感谢,这就是对我们这些人的关爱,我们都这岁数了,还能有多久啊!无非就是想得到国家的认可,借这好的政策解决一些实际困难,我们真的很不容易啊!” 

      部分老师的现状 

      黄辉明,女,1951年04月出生,现年 62岁,身份证号:522423195104022021。曾经从事教师工作十几年,被评为优秀教师。参加过民办教师转正考试,成绩优异但却未被录用,像有关部门问询也并未得到准确答复。现在本该安享晚年的她却因与老伴两人都无固定收入,两个老人拖着4个孙子,靠一小小的早餐店度日,随着年龄的加大身体也很难承受。 

      本有两个儿子,但大儿于十二年前失踪,至今了无音讯(当地派出所有备案)。小儿子在2012年修文县三板桥车祸事故中丧生,年仅33岁。两个儿子分别给他们二老留下两个孙子,给他们的精神及生活带来了巨大的打击与压力,四个孙子中,现在最大的八岁,最小的年仅一岁半。 

      李正英,女,1940年06月出生,现年72岁,身份证号:522423194006234026.。曾经从事教育工作7年(1964年—1971年)。现人老力衰,无职无业,老伴已去世20多年,独自生活。虽有儿女但儿女也并不富裕,只能依靠儿女每月给予一些帮助生活。 

       张正荣,女,1944年03月出生,现年69岁,身份证号:522423194403174020。曾经从事教育工作14年(1969年—1983年)。老伴72岁,两老无固定职业。小儿子陈文科身带残疾,生活不能自理。生活非常困难。 

      在记者了解过程中,有部分人因身体等原因未曾见到本人。 

      黔西县教育局“声音” 

      记者王冬林电话联系了黔西县教育局,该局负责民办教师问题的刘建老师(以下简称 刘老师)介绍了相关情况。 
刘老师介绍说“该县曾经对92年在册的民办教师进行了招考、转岗等安排。对于再早一些的民办教师的情况也进行了统计,以上介绍的这部分代课教师的情况及现状也了解,但因历史原因所以一直未曾解决。”在记者的追问下,刘老师解释说“未解决的原因有很多,他们也只是管理部门,只能是向上反映。财政也没有拨款下来,他们也没有财力解决这些问题。而且也需要调查统计。” 

      事件疑问 

      在与记者王冬林的交流过程中刘老师一直无法回答,一个准确的解决方案或者时间。作为相关部门,既然知道这部分人的现状与年龄,难道就不知道留给这些曾经的老师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吗? 

     相关文件出台这么多年里,没有为这部分人解决实际困难,也从未向她们表达过来自政府的关心或帮助。眼看着这部分将自己青春献给大山深处教育事业的老人,为她们的今天而无赖、挣扎时,作为相关部门就不觉得与自己有关系吗? 

      中央文件出台至今,那么多年的时间难道真的还不够去解决这样的民生问题吗? 

      我们不是当地有关部门我们没法回答,但我们真心的希望这些拿着权利的部门能为这样一群“特殊的教师”考虑、考虑。作为父母官,百忙中多为她们做点什么吧。 

                                

      相关事件(未能得到官方答复) 

      在黄辉明等老师自发前往贵州省政府上访时,曾遭到当地相关部门的多方阻难。最后她们不得不单独悄悄的从当地赶往贵阳相会。 

       本社将持续关注此事件发展,希望在她们的有生之年里,能早日得到来自相关部门的认可。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新闻热线 投稿热线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招聘/合作 版权声明

主管:中外商报有限公司  主办:中外煤炭经济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国际刊号:ISSN2225-5842 

广告发行:北京市神州商桥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18510852665  京ICP备案号11045526 

电话:010-52100121  传真:010-67355597  手机:18612814439

邮箱:fengfulin315@.163.com 地址:北京市通州区运河西大街1号院 技术支持:山西博科硕

广告发行:北京新华信邦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国际刊号:ISSN2225-5842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农光里212号楼
邮箱:fengfulin315@163.com   电话:010-67326716  传真:010-67355597  手机:18610205315/13241384465
中外煤炭经济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京ICP备案号11045526  技术支持:中国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