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回到首页 新闻热线 投稿热线 工作人员查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报到 > 正文

2014快结束了,本山大叔还要辟多少谣?

作者:wosso 来源: 日期:2014-12-30 9:39:19 人气: 标签:

  2014年还剩最后的三天,不出岔子的话,每个人都可以为这一年做个总结,拟一个关键词了。对赵本山来2014年来说,这个关键词可能是“风波迭起”。

  作为一个年年上春晚,出品系列电视剧相继登上各大卫视的赵本山,意外地缺席中央、辽宁省、铁岭市三级文艺座谈会。

  这次事件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妻儿移民、无缘春晚、小沈阳将微博论证“赵本山徒弟”改为“艺人”等等,很多关于他的事实和传言搅合在一起,让人很想知道“他到底怎么了?”

  前几日,私人飞机出现退订潮,有媒体称这是由赵本山失语引发蝴蝶效应,并称其为“本山效应”。不容老赵喘口气,12月27日晚,一大波“赵本山被抓,被抓时自杀未遂,家中搜出20吨黄金”的消息又排山倒海地扑将过来。

  “被抓”再次被证是谣言

  事情其实已经很清楚了,这是一个谣言。今日,很多媒体都还原了这则消息的传播路径。

  27日23时47分,@永康小裁缝透露,赵本山因涉黑涉黄被抓,还称门户和央视应该都得到了消息,“估计新闻稿都已写好,就等官宣了”。

  28日,@数据化管理写了一篇分析文章《从赵本山20吨黄金是怎么来的谈新闻传播的路径》,该文指出,20吨黄金是前新浪总编辑@老沉在27日21时28分发的一条微博引起。虽然11分钟后,他解释,自己这条微博是觉得电影《智取威虎山》中的一句台词有问题。但是,谣言还是泛滥开了。

  28日凌晨,赵本山的徒弟、女儿都出来及时辟谣。晚间,“永康小裁缝”删除原帖并致歉。

  谣言再次推到,之所以说再次,是因为,本山大叔被抓的传言并非首次流传网络。

  2012年,谣言的源头

  本山大叔的故事,无须赘述。出身农村,发迹于底层,成就于春晚,之后他虽然仍自称是农民,但他不再是农村的穷小子,甚至不只是一位成功的笑星。

  成为几代人心里无可取代的春晚符号,众多的弟子、东北商业帝国、私人飞机,这些标签外,最傲人的还是他的朋友圈。

  关于他的传言,也和他的朋友圈有着脱不了的干系。

  源头,在多事的2012年。看照片,你懂的。

  检索网络可以发现,从2012年起,就一直在流传“赵本山被抓”的消息。但传言终归是传言,赵本山的事业仍旧风生水起。但是几张照片,在湖心投下了几片阴影,并让被扑灭的传言不断复活。

  10月15日的那一次文艺座谈会,传言更盛。虽然六十多岁的老赵在领会会议精神后“激动地睡不着”,连夜赶回沈阳给职工开大会传达精神。没想到此举惊动了《环球时报》,“赵本山激动得睡不着,这就对了!”

  那一次缺席后,赵本山接连缺席省级、地市级文艺座谈会。同样在赵本山为缺席辽宁省文艺座谈会给出了“当时在京”的解释后,辽宁省文联组联处的成员一句“上面这么安排的”又让事情变得神秘莫测。

  还能让人好好辟谣么?

  传言最吸引人的,其实是里面令人“揣测”的部分,人们在各种迹象中寻找线索,然后把这些线索串联得出“真相”。

  正如《新周刊》官微27日晚发的“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仍然山,看水仍然是水”,微博还配上一个“山”字。由于发布时间和@永康小裁缝发布赵本山被抓消息几乎在同时,这条微博在有些人眼里也成了谣言的佐证,一个“山”字引发了过万转发及逾4000个评论。

  毕竟,人们遭遇了太多次“狼来了”。@环球时报今日分析,此前刘铁男、徐才厚、薄熙来等人都是谣言打前阵,媒体辟谣,几个月后的事实,却打了一些人的脸。

  28日的《辽宁日报》在头版刊发署名宁新平的文章,文中提到“辽宁文艺的价值取向从未有丝毫的动摇”。这篇原本看起来平淡无奇的评论似乎不是那么简单,澎湃新闻今日对它的二次传播是最好的注脚。“文中列举了多年来辽宁省的优秀文艺作品和作者,结果有心人发现:其中未提曾被辽宁视为骄傲的赵本山及其作品。”

  28日晚,人民日报海外版官方微信公众号“侠客岛”发文更是直接讨论——《各类谣言传满地 本山能否挺过去?》。

  侠客岛称,没法让中华民族发笑的赵本山,已然脱离主流文化。而这,对一个艺术家来说,无异于进入了一种囚笼。

  人们还找到了更多“线索”,12月27日,电视节目《造梦者》官微发布了导师名单,洪晃取代赵本山出任导师。《南都娱乐周刊》今日透露,《造梦者》公关公司工作人员在谈及换人原因时称,“大家都心知肚明嘛”。

  “你不靠近政治,不相信你的党,那还搞什么艺术?你不听党的话你还搞什么艺术?”这是赵本山在缺席文艺座谈会后的对“是否离政治太近”的回应。

  赵本山是否离政治太近,我们不得而知。如今,赵本山只能一次次地面对谣言,如何止谣,止于智者,更止于时间。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新闻热线 投稿热线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招聘/合作 版权声明

主管:中外商报有限公司  主办:中外煤炭经济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国际刊号:ISSN2225-5842 

广告发行:北京市神州商桥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18510852665  京ICP备案号11045526 

电话:010-52100121  传真:010-67355597  手机:18612814439

邮箱:fengfulin315@.163.com 地址:北京市通州区运河西大街1号院 技术支持:山西博科硕

广告发行:北京新华信邦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国际刊号:ISSN2225-5842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农光里212号楼
邮箱:fengfulin315@163.com   电话:010-67326716  传真:010-67355597  手机:18610205315/13241384465
中外煤炭经济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京ICP备案号11045526  技术支持:中国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