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回到首页 新闻热线 投稿热线 工作人员查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招商引资 > 正文

纪英男:不是二奶反腐 只是受骗讨说法

作者:wosso 来源: 日期:2013-7-16 16:13:20 人气: 标签:

    2013年7月5日讯,北京,女主播公开举报副司长一事正愈演愈烈,作为前中国旅游与经济电视台的主持人,纪英男深谙传播之道,她隔三岔五的在微博上发一些视频或录音,使得此事保持着持续的热度。不过,网上评论毁誉参半。她为何要采用在外人看来双方都身败名裂的方式,也要举报国家档案局原副司长范悦?如今她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今后有何打算,她对整个事件有何反思?带着这些疑问,本报记者前天下午采访了纪英男。



 
 
对于纪英男来说,她所认识的范悦只有一半;而另一半则隐藏在层层迷雾中,直到有一天纪英男尝试通过网络实名举报的方式将那隐藏的另一面揪出。

   
    谈相识:
    
    范悦为她花钱出手大方
    
    如果走在大街上,行人很难认出戴着一幅墨镜的纪英男,就是照片和视频在网上满天飞的女主播。但是,在咖啡馆里,摘下墨镜的纪英男并不避讳会被他人认出,说到激动处,她很大声。
    
    记者:第一次见到范悦,你对他的印象是怎样的?
    
    纪:怎么说呢,如果考试的话,他的各门课目虽然谈不上多优秀,但都挺好,也是正人君子一个,所以难以置信他怎么一夜之间变了一个人。
    
    记者:交往之初,他跟你说了自己的家庭吗?
    
    纪:说了。他说很早就离婚了,还说他没有孩子。如果他当时说自己没离婚而且有孩子,我是不会跟他交往的。他就是用感情受到伤害、心理有阴影、需要关怀等理由来接近我,说要和我举案齐眉、白头到老,但现在看来都是假的。现在我才知道,他其实一直没离婚,孩子都17岁了。
    
    记者:你说范悦第一次给你买衣服就花了6万多元,那物质因素在你决定和范悦交往的过程中起到什么作用呢?
    
    纪:当时他出手这么大方,我就觉得他在乎我。他不光给我买东西,而且也给我姐姐和我朋友买东西,出手很大方。我和他好,多多少少和物质付出也有关系。对女孩子来说,如果一个男人只是用嘴皮子说喜欢你,你会信吗?他对我朋友好,也是一种手段。这帮朋友也会为他说话,而且他也不在乎花这么多钱。
    
    谈交往:
    
    发票面值不能低于1000
    
    在公开举报中,官员是否有可能涉及经济犯罪的问题,总是引人关注的。而范悦在纪英男身上花了多少钱,也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在采访中,纪英男也披露了两人共同生活中的一些细节。
    
    记者:共同生活中,范悦一共花了有多少钱?
    
    纪:他自己算的有上千万。当时我问他,为什么你说要结婚要买房,结果两年了还没买房?搁谁不生气啊?他天天带我看家具去,就给我一种要买房买新家具准备搬家的感觉,我们家阿姨都准备了好多纸箱子准备搬家用。我问为什么买房子这么费劲?我也说过如果压力大,就先付个首付,他都不同意,他说就全款,分两次打进去。他说咱们算算,自从咱们在一起花了多少钱,都上千万了,房子还舍不得买?
    
    记者:作为一个公务员,范悦的钱是从哪儿来的,你是否产生过怀疑?
    
    纪:也有过怀疑。他的商人朋友很多,他说和朋友一起做生意。我有他6个电话号码,他和商人朋友、和我联系的号码经常换,都不是他本人的,都是用别人的身份证办的,用一段时间就换。谈事的时候也带我去过,但我都没听,我就像一小孩,他们说什么我都不参与。
    
    记者:既然你举报他,那有没有他在经济方面的直接证据?
    
    纪:没有,开的发票他都拿走了。我买东西的店的老板和我的朋友、我家的阿姨都知道发票的抬头,1000元以下的发票他都不要。我和朋友一起吃饭开过200多块钱的发票,他说以后这样的发票不要给我,买什么他都说没几个钱。他做的一些事我知道,只是没直接证据。但是他花钱就是证据,他哪来的这么多钱?别的官员戴块价值高的表都被查了,范悦花这么多钱为什么不查?
    
    谈感情:
    
    觉得被骗现在很后悔
    
    在采访过程中,纪英男会时不时的把打开手机,让记者看她和范悦的短信内容。她说四年来的短信她都没删,想留着以后回忆或者给孩子看。纪英男会不时的回忆起和范悦举行厨艺大比拼的快乐时光。她还从咖啡馆的涂鸦本里,把几张写的满满的纸给撕下来。她说,如果范悦心里还有她,就会到这个咖啡馆里,看了涂鸦本里她的留言,就会找她和好。可惜的是,这个“暗号”白留了。而纸上的内容,她拒绝让记者看,因为她觉得挺丢人的。用纪英男的话来说,那么深的感情,怎么会说没就没呢?
    
    记者:这几年对范悦有依赖吗?
    
    纪:刚来北京时,我希望自己能够工作得越来越好,然后干劲十足,想做一番事业,给父母争光。结果范悦把我工作骗没了,让我呆在家里,也不让我见人,之前我是很独立的人,后来却完全依赖他。他把我的青春骗没了,感情骗没了,但我付出的是真的,收不回来了。我进也不对,退也不对,怎么也不对,他早就知道是假的,为什么不留有余地,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转身呢?他为什么要让我身边所有人都知道他向我求婚后,却给了我残酷的真相呢?
    
    记者:向你求婚的时候,你知道他的家庭状况吗?
    
    纪:这四年来,他见过我的家人,却从没带我见过他父母,其实他父母就住在北京,却骗我说在贵阳。2011年他公开向我求婚前,还对我妈说:“阿姨我都这么大岁数了,不可能开玩笑,我就是要娶男男,这一辈子能遇上她是我的福份,没有人拿自己的福份开玩笑。”
    
    我现在特别后悔,他要是告诉我他有孩子,我绝对不会和他好。
    
    记者:就算你被他的谎言所蒙蔽,但你的家人、朋友难道没有察觉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纪:没有,他天天跟我生活在一起,就像正常的夫妻一样。我的父母、亲戚都知道我们的事情,而且都等着参加我们俩的婚礼。我去见我的朋友,他也会跟着一起,他对我的朋友也非常的好。我朋友给我们的请柬上,都写的是范悦夫妇。
    
    记者:一起生活的时候,你是不是对未来也有打算?
    
    纪:他骗我这四年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四年。我原来对我的人生是这样设计的:25岁时有一个孩子,有个不错的工作,然后30岁以后可以安心相夫教子,一家人其乐融融。他天天在许诺,5年内要在郊区买个别墅,在城里买两个公寓,一套自己住,另一套给父母住。我们连孩子的名字都起好了,叫范子谦,寓意谦谦君子。但现在,我莫名其妙就成了二奶了,他以为我会接受现实,他毁了我的一生。他的婚姻是婚姻,我的幸福就如草芥吗?就因为我是平民没背景没权力吗?
    
    记者:有没有反思过,是不是你也给了他太多的压力?比如说视频中你逼他买房子的事儿。
    
    纪:我没给他过大的压力,都是他自己说的。他说的可大了,还要给我买800万的车,我说咱俩还租房子住呢,买那么贵的车干嘛呢?那辆卡宴只是交了30万的定金,但尾款没付,车还没提。朋友问我怎么那么傻,为什么不等着把卡宴拿到手再揭穿他。我不图他那个,我不要。就是现在这辆奥迪,如果纪委调查后说是他非法获利买的,我可以马上把车交给纪委。
    
    记者:范悦的妻子和你谈过吗?
    
    纪:谈过,她说你能忍你就熬着,不能离婚是她的底线。范悦从没起诉过离婚,他要是离婚了,就得和我结婚。他以为我会默认,以为我会接受现实当他的小老婆。太生气了,他还有个孩子,还想让他孩子叫我阿姨。

    
    谈举报:
    
    互斗都用《三国》之计

    
    《三国演义》这本书,纪英南今年看了三遍。古代名著中的计策,成为她与范悦斗争的策略。她说自己要以彼之道,还彼之身。
    
    记者:现在很流行二奶反腐,你觉得自己的行为也是反腐吗?
    
    纪:我不是想反腐,我没那么高尚。我也希望国家的政策是好的,有一天我们能有完善的法制,但不可能因为我一个人的力量就能改变,但如果大家都不敢吱声,就不会改变。我只是想为自己受骗讨个说法。
    
    记者:什么样的说法?是经济上补偿还是情感上的?
    
    纪:如果我要经济补偿,这件事早就解决了。我就是争一口气,我这一辈子就做这一件事,他先让我有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再说。我没错,他得承认啊,他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不能威胁我,不能恐吓我,不能往我身上泼尿盆子,对我朋友和我家人说我的坏话,说我和什么上百个男人睡过。怎么能这样对我?
    
    记者:在向范悦的上级举报两个月后,怎么会想到在网上公开举报?
    
    纪:范悦已经把我骗得特别聪明,他从小看三国长大的,他跟我说他在十四岁之前就看三国,看了三遍才明白。不是小人书,也不是什么电影,是繁体字的原本。我也看了三遍三国,知道他把那些东西全用我身上了,我也变聪明了。
    
    记者:你们都用到了三国里的哪些计策呢?
    
    纪:他有婚姻的事被揭穿后,就骗我说纪委调查他,这就是大司马曹真打了败仗,回到魏国复命时,让他儿子曹爽对付皇帝所说的说辞嘛。所以我也得去看三国啊,我不能像傻子似的被他玩的团团转。我现在用的计策,就是诸葛亮在刘备去建康前,给赵子龙三个锦囊,其中第一条就是昭告天下,刘皇叔要跟孙权的妹妹结婚,这样才能保住刘备的性命。所以我也在网上公开范悦的事,我只能以彼之道还治彼身。
    

    谈现状:
    
    没人调查,想打持久战

    
    在采访过程中,纪英男好几次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她以为自己忘掉了那段感情,再也不会为此流泪,其实看到以前的照片和视频,她仍会伤心。如今,纪英男最担心的,是此事不了了之,无人过问。
    
    记者:举报之后的进展如何?
    
    纪:没进展。我的手机24小时开机,但没人找我调查,都是我主动找档案局和中办。我在网上公开举报后,档案局说把范悦免职了,但是不管是党的纪律处分还是行政处分,免职根本不算处分。
    
    记者:网上给你的负面评价很多,想过要面对这么大的舆论压力吗?
    
    纪:有。我自己就是做媒体的,很清楚。对于这些评价,我不在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没骗人,没撒谎,没有什么可丢人的。
    
    记者:你关闭了微博评论,是不是压力过大?
    
    纪:不少人通过微博上的一些朋友找到我,说要帮我。但我觉得特别不靠谱,他们几句话就露出破绽了,说是他们帮我联系到了范悦,约我出来见面。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我都联系不到范悦,他们怎么联系得上。还有些水军在微博上骂我、指责我,引导舆论导向。这些人专门注册一个账号,就为了来骂我,微博所有的内容都跟我有关,而且还不断刷屏。
    
    记者:下一步准备怎么办?
    
    纪:这是一场持久战。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为了他没有了工作,在社会上没有存在感。我觉得自己活得一点意义都没有,那我现在就该为自己活,为自己争这口气。我想范悦先起诉我,他说过要起诉我,我希望他能说到做到一回。
    

    谈未来:
    
    我再也不想被人骗了

    
    纪英男喜欢用科目和打分来对事物作出评价。在采访中,她不止一次的提到科目、成绩等内容。而对于自己,她表示:“我在我最擅长的科目上打了零分。我用心的去投入感情,去经营我的生活,我比任何一个女人都用心,结果我得到了零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对这段感情倾注了全部心血,他为什么这样对我?”
    
    记者:想过放下过去,重新开始一段生活吗?
    
    纪:这种耻辱是一辈子的,我再不想被人骗了,所以我不会接受任何人再走进我的世界。我从小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这10多年我吃了多少苦,历尽多少艰辛,全都让他毁了。我没有求过我父母,包括我的生活费都是我自己赚的,我没有给我父母添过麻烦,我比任何人都要强。他有这么好的工作,他妻子也有个好工作,他俩还有个孩子。他有家庭有房子有权力有社会地位,为什么不珍惜呢?为什么要跑到我的生活中来毁了我?
    
    记者:会去再找一份工作吗?
    
    纪:人一辈子最重要的两件事,工作和婚姻,我都没了。我现在怎么重新找工作?我的心态怎么去找工作?前几年就业是什么形势,现在是什么形势?如果他不骗我,让我好好上班的话,我能发展到什么程度?现在我多大了,我再去和90后的小孩抢饭碗吗?范悦会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吗?
    
    记者:对过去四年的经历,你有没有过反思,或者说有没有什么教训?
    
    纪:有啊,我特后悔,我的生活让他毁了!我要告诫那些欺骗感情、玩弄婚姻的男人,也告诫那些识人不明的女人,不要骗人和被人骗。我们俩的前途都被他的荒唐毁掉了,但他的前途是假毁掉了,我的前途是真毁了,我的人格也毁掉了,什么都毁掉了。
    

    来源:北京晚报/杨昌平/严琪

专访纪英男手记:二奶反腐不要止于纪英男

     2013年7月5日讯,北京,采访“二奶反腐”的当事人,是记者今年以来酝酿已久的想法。中国人民大学的报告《官员形象危机2012报告》披露,在被查处的贪官中,95%都有情妇,腐败的领导干部中60%以上与“包二奶”有关。而今年以来,栽在女人手里的官员格外多。重庆雷政富12秒雷厉风行的视频传遍大江南北,部级干部刘铁男的情妇提供了重磅炸弹,纪英男公开举报原中办官员范悦,以至于民间调侃,二奶翻脸才是反腐利器。

    虽然有专家称,反腐不能靠二奶,但二奶掀翻一个又一个高官的现实也告诉我们,她们是反腐的重磅武器。希望二奶反腐这一今年的风行大戏,不要至纪英男而终。

    但是,在每一起二奶反腐事件中,导致官员落马者总处于大众视线之外。她们是谁,她们为何要举报“老公”,她们提供了哪些材料,她们的真实想法是什么?大众总想了解得更多。
    
    直到纪英男的出现,这个采访目的才得以实现。纪英男属于孤注一掷,她不忌讳自己的姓名、照片和视频暴露在公众视线中,甚至主动往微博上传视频与照片。
    
    对于纪英男,网上呈现两种截然不同的评论。一种认为她当初就是看中了范悦的权势地位和金钱,只是后来连房子都没弄到手,这才翻脸成仇;另一种认为范悦确实欺骗了她。此次采访的主角是纪英男,呈现的也是她的单方说法,其中是是非非,读者大可以根据自己的人生阅历作出判断。
    
    纪英男举报范悦一事,目前看来陷入僵局。她不停寻找有关部门,试图推进对范悦的调查;范悦则和他曾供职的部门一样,并不愿意给大众提供更多的信息;而谁来调查范悦是否违纪甚至违法,更没个说法。都没人联系举报人纪英男,怎么会真的有人调查呢?一个“拖”字诀,用的甚是娴熟。
    
    虽然有专家称,反腐不能靠二奶,但二奶掀翻一个又一个高官的现实也告诉我们,她们是反腐的重磅武器。希望二奶反腐这一今年的风行大戏,不要至纪英男而终。

事件回顾:
     
   纪英男实名举报国家档案局副司长范悦
   
 
    纪英男,女,前中国经济与旅游电视台节目主持人。1987年6月出生,毕业于吉林艺术学院城市艺术学院 。2009年到中国传媒大学进修。2013年6月,其在微博中曝光被国家档案局政策法规司副司长范悦诱骗“包养”四年,引发大家关注。
    
    2013年6月17日,纪英男原供职单位中国旅游与经济电视台发布声明:“本台声明:纪英男(女),已于2012年9月离开本台,从那时起已不属于我台(中国旅游与经济电视台)员工,她的任何活动不代表本台形象。特此声明。”
    
    6月19日,国家档案局官网登出“国家档案局机关纪委负责人谈范悦有关情况”一文,文中称“范悦原在我局工作,任政策法规研究司副司长,2013年6月初因作风问题被免职。2013年4月下旬,纪英男口头向我们反映范悦未与妻子离婚便与其同居。经了解核实得知,范悦与纪英男相识并同居。我们认为,范悦的做法是完全错误,违反了公务员基本道德和社会公德,应严肃处理。我局依据事实和有关法规,6月6日免除其副司长职务,同意其辞去公职”。此外,该文还表示,我们注意到,2013年6月14日,网上披露范悦花巨款包养纪英男,现正进行调查。如发现范的资金来源涉及违法违纪问题,我们将依法依纪作出处理。

    最新进展:
    
    档案局称仍在调查之中
    
    记者昨天拨打国家档案局值班室的电话,希望就范悦一事采访档案局相关领导。值班人员详细记录了记者的单位、姓名、联系方式后,告诉记者范悦一事仍在调查中,截止目前为止,档案局对范悦一事的表态仍以6月19日的内容为主,暂时不就此事接受媒体的采访。
    
    截止目前为止,见诸媒体的多为纪英男举报范悦的内容,鲜有范悦的表态。事情真相是否如纪英男所说?记者希望能采访到范悦本人。纪英男向记者提供了她所知道的范悦的联系方式。记者拨打这些手机号码,有的已经停机,有的则处于关机状态。记者向范悦发送短信,希望能就此事采访他,但截止发稿时,一直未等到范悦的回音。由于缺乏范悦的其它联系方式,记者也希望他看到报道后,能和记者联系,谈一谈他的说法。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新闻热线 投稿热线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招聘/合作 版权声明

主管:中外商报有限公司  主办:中外煤炭经济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国际刊号:ISSN2225-5842 

广告发行:北京市神州商桥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18510852665  京ICP备案号11045526 

电话:010-52100121  传真:010-67355597  手机:18612814439

邮箱:fengfulin315@.163.com 地址:北京市通州区运河西大街1号院 技术支持:山西博科硕

广告发行:北京新华信邦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国际刊号:ISSN2225-5842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农光里212号楼
邮箱:fengfulin315@163.com   电话:010-67326716  传真:010-67355597  手机:18610205315/13241384465
中外煤炭经济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京ICP备案号11045526  技术支持:中国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