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回到首页 新闻热线 投稿热线 工作人员查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装备制造 > 正文

冀中星家乡官员:东莞不管不问致冀绝望

作者:wosso 来源: 日期:2013-7-24 9:40:19 人气: 标签:

 22日下午,鄄城县委宣传部安排冀中星的父亲冀太荣,在富春乡政府接受媒体集体采访。图为17时20分,冀太荣在受访时泣不成声。

  22日下午,鄄城县委宣传部安排冀中星的父亲冀太荣,在富春乡政府接受媒体集体采访。图为17时20分,冀太荣在受访时泣不成声。

爆炸发生。

爆炸发生。

  起缘

  2005年6月28日驾驶摩托三轮拉客时,冀中星与新塘村治安队队员发生冲突,冀中星下肢瘫痪。

  访上

  2005年7月8日冀中星到东莞厚街镇公安分局上访,2009年9月致信中央政法委,2013年7月17日,东莞市信访局收到国家信访局转来的冀中星在国家信访局网上的投诉信。

  诉败

  2007年1月31日冀中星向东莞市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2007年7月,东莞市人民法院判其败诉。冀中星上诉,2008年1月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维持原判。

  证保

  东莞厚街镇公安分局给冀中星10万元,冀中星当场签订保证书,保证今后不再上访。

  京赴

  7月20日凌晨4点多冀中星联系朋友叫好出租车到鄄城长途汽车站,坐上去北京的客车。

  爆自

  7月20日18时24分,冀中星在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引爆自制爆炸装置,自己受伤。

  肢截

  7月21日凌晨,受伤的冀中星在积水潭医院完成手术,左手腕以下被截肢。

  20日,山东籍男子冀中星在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引爆自制炸药,目前冀中星已被刑拘。昨天下午,在山东鄄城宣传部的安排下,冀中星的父亲冀太荣在富春乡接受媒体采访。山东鄄城县富春乡党政综合办主任高金成表示,东莞对冀不管不问致冀中星全家陷入困顿,造成冀绝望并最终选择了极端的做法。

  昨天,冀中星的哥哥冀中吉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尚无进京的打算,也没有收到弟弟被刑拘的通知。冀中星强调,他和父亲两人都是文盲,当年并不知道东莞市公安局给他们10万元“救助金”之后,递来要他们签字的纸条是所谓的“不再上访保证书”。

  讲述

  父亲电话一直不通

  昨天冀中吉表示,自从20日晚上弟弟出事以来,这几天一直在接受各家媒体的采访,并不知道事件的进展状况。冀中吉对于今后的事情也没有什么打算。冀中吉称,弟弟走前留纸条,家人事先不知他进京上访。

  冀中吉称,从20日晚至今,包括北京、山东鄄城、东莞在内的三地相关部门都没有联系过他。目前冀中吉对于事情的进展并不清楚,“我只是听记者转述过一些”。冀中吉称,目前并没有去北京看弟弟的打算,“我不知道到了北京要去找谁,也不知道弟弟现在在哪”。冀中吉已经从媒体记者处得知弟弟被刑拘,但是并不知道被关押的地点。冀中吉称,自从弟弟出事后,父亲冀太荣的电话一直打不通,他也没能和家里取得直接联系。“不知道家里有没有收到刑拘通知。”

  对东莞感谢系误读

  据了解,2009年9月,冀中星进京赴中央政法委上访。这次上访后,东莞市公安局曾支付冀中星10万元钱。冀中吉表示对于之前收到10万元“救助金”后对东莞方表示感谢为误读。冀中吉称当时他正在外地打工,接到当地电话后赶回老家。“东莞和当地的人一起去的家里,说看看我弟弟,要给8万块钱,我们说不要。”冀中吉表示,后来有人将钱提高到10万,并称“这是救助金,不用怕”,要求冀家签字。冀家在不再上访的保证书上签字后,东莞工作人员将“条子收起来,又拿出录音机,问‘你们满意不。

  冀中吉说:“当时我们觉得有人救助我们,还要感谢他,当然满意。他们又说让我们不要上访了。问题没有解决,这不是欺骗我们嘛。”

  不知道爆炸物来源

  冀中吉表示,并不知道弟弟制造爆炸所用的黑火药来源。冀中吉称,过年的时候仅仅在他的院子里放鞭炮,数量“够用就行”。弟弟自从出事后,院子里就没有响过鞭炮声。在冀中吉出门打工之前,并没有看到弟弟有反常举动,也没有见过火药。

  冀中吉表示,目前他的诉求很简单。“我希望能有一个部门站出来,给我弟弟说一句公道话,打我弟弟的那些人必须要找出来。”

  调查

  炸药来源仍是谜车站安检未发现

  据山东省菏泽市鄄城县有关部门透露,经鄄城县公安部门初步调查核实,冀中星的家人称,对冀中星行踪并不知情,也不知道其如何获取的炸药。

  其父冀太荣告诉本报记者,他从未在家中看见冀中星摆弄过炸药,此外冀中星也很少外出,不可能自行从外购买炸药。而冀中星在7月20日一早从鄄城汽车站乘车前往北京,通过安检时,也未查出包内携带炸药。

  截至目前,关于冀中星如何前往北京首都机场以及如何获取炸药,当地公安部门仍在调查中。

  现场

  冀中星父亲:儿子走前留下一张纸条

  昨天下午,在山东鄄城宣传部的安排下,冀中星的父亲冀太荣在富春乡小会议室接受了媒体的集体采访。

  媒体见面会开始,县里官员致开场白。随后,冀太荣用浓重的方言讲述,儿子冀中星到东莞打工,“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就打”。

  冀太荣回忆,2005年他在东莞医院看到小儿子时,人已经不中用,躺在床上,不能动,叫不醒,醒来也说不了话,四颗门牙都没了,上嘴唇、

  下嘴唇肿得老高。其间,冀太荣数次泣不成声,一度中断诉说,边哭边痛骂道,“那些坏了良心、狼心狗肺的人”。

  他们到那边找东莞的相关领导,“他们互相推诿,都没有人管,我只好和大儿子一起带着已经瘫痪的冀中星回山东老家,因为有病人,坐车谁都不愿拉,求人家帮扶才乘坐了公交车,后换乘火车把冀中星送回家”。

  今年7月19日吃完晚饭,冀中星对父亲说,电脑坏

  了,他要到堂屋看电视,冀太荣叮嘱了儿子几句,上北边给大儿子看房子去。大儿子冀中吉的房子在村北,全家人去内蒙古包头打工。20日早上天大亮后,冀太荣醒来回到家中发现冀中星失踪了,并在桌上给父亲留了一张纸条。“纸条大意是,‘你不用担心,我出去玩会儿。

  当晚10点多,省市县里十几辆警车开进冀太荣家,此时冀太荣才知,冀中星在机场引爆炸药包的事情。

  鄄城县官员:东莞不管不问致冀绝望

  鄄城县富春乡党政综合办主任高金成称,冀中星在东莞被打致残回到富春后,富春乡马上为其送去了300元慰问金和床、被褥,并积极与东莞方协调。

  此后多年,富春乡几乎年年将冀中星父子作为救济对

  象。2010年,东莞市公安局为冀送来10万元钱,冀中星家人专门为富春乡政府送来了锦旗。冀中星2011年办理了低保重度残疾人生活补贴,他及家人从未在本地上访过,对当地政府非常感激。

  高金成称,冀中星致残

  后八年内,其亲属多次去东莞上访,冀也曾欲去而被劝止。高认为,东莞对冀不管不问致其全家陷入困顿,造成冀的绝望,冀中星做出这种举动让他非常意外。高金成说,“东莞那边能及时化解矛盾,就不会有今天”。

  案情始末

  瘫痪后女友离去理想破灭

  2005年,在东莞开摩托车载客的冀中星被“打伤”。后来冀中星在博客中描述,“我倒地以后,七八个治安员仍举着钢管、钢筋朝我的腿部、脚部、腰部猛打。”结果冀中星的腰椎体骨折,导致完全性瘫痪,“以后将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冀中星只在东莞住了27天医院,就被哥哥接回了菏泽老家。东莞那边的案子完全托给了广东的两名律师。

  就在冀中星住院期间,曾和他一起在东莞打工的女朋友、一个贵州姑娘,守了他7天后,在得知他将终生瘫痪的情况下,终于离去。

  打工挣钱、娶妻生子、补贴家里,冀中星曾经为之奋斗的理想一下子全部破灭了。而在这之前,认识他的村民都说,冀中星是个开朗而且稳重的小伙子,“很勤快,也很能干。”

  “以后我们再也没去过广东,去不起啊,花钱太多,一碗面条就得十几块,太贵了!”7月21日凌晨2点多,哥哥冀中吉在打工的内蒙古包头市街头徘徊着,一边哭一边说。

  他一遍一遍地问记者:“我们没钱,北京的医院会不会给他看病啊?只要把我弟弟生命弄回来,别的啥都行。”

  两次诉讼均败诉债台高筑

  “我们是农民,斗不过他们。”冀中吉证实了网上署名为冀中星的博文所叙述的内容。他说,7年来的维权过程中,一直遭遇东莞各部门互相推诿和矢口否认,求告无门。

  冀中吉称,由于事发时是在凌晨,沿路几乎没有行人,所以很难找到现场目击证人,当时在场的只有摩托车乘客龚涛。事发后,龚涛明确向冀中星代理律师指证新塘治安员暴力殴打冀中星。随后,冀中星的代理律师要求厚街警方以故意伤害立案,但遭拒绝。厚街警方坚持认为,冀中星是在拒绝被查车的情况下,骑车不慎摔倒受伤,只肯以交通肇事立案。而他们又是没什么文化的农民,在东莞各项费用又高,维持不下去,当时就回老家了,委托律师起诉。

  据冀中星当时的代理律师许名勇回忆称:“这场诉讼,证据明显对冀中星有利,事件的唯一证人龚涛还特地出庭作证。厚街医院医疗记录显示冀中星被送至医院时遍体鳞伤,这明显不可能是简单摔一下就能摔出来的。”2007年7月26日和2008年1月31日,东莞市人民法院(东莞2009年以前唯一的基层法院)和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均判冀中星败诉,这使他们心灰意冷。冀中吉说,冀家为此到现在还欠着一大笔债。

  生活陷入困境常在家喊冤

  冀中吉在接受采访时说,“这两年,我弟弟都没出去,老在家里喊冤。我弟弟是真冤啊,太冤了!现在他腰部以下都动不了,下半身都腐烂了,平时是老父亲在照顾他。饭要父亲做好端到跟前,小便要父亲帮忙,大便时,父亲要使劲儿按压他的肚子,然后用手一点一点抠出来。”

  这种生活不是一天两天,而是长年累月。冀家的小屋里常年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邻居也很少再登门。只是他们偶尔从冀家的房前路过时,经常会听到父子俩的争吵声,或者冀中星暴躁的埋怨声。

  比上访失败更打击冀中星的,是他连走出家门上访的能力都没有。冀家的争吵也从老爹做的菜难吃、没人帮他解手等等话题开始,统统以“你为什么不带我去东莞上访”结束,每次,冀中星都要绝望地大喊:“你为什么不带我去东莞上访啊?我自己又去不了,也许去了,我们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可每次,老父亲都会息事宁人地叹息:“你已经这样了,又不能动,到那里吃的住的地方都没有,谁管咱们啊?”

  打出租坐长途车独自进京

  在冀太荣看来没有任何预兆的,其实现在想想又是充满各种预兆的,冀中星悄悄出走了。

  7月20日早上4点多,冀中星独自搭乘出租车来到鄄城县汽车站,出租车司机帮他坐到轮椅上,他独自一个人来到售票窗口,买了一张6点半发车到北京的车票,那辆客车的车号是鲁RK9595。

  这趟从鄄城开往北京的车需要行驶将近9个小时,司机郑阳比较注意关照冀中星,但他没觉出这个男人有任何异样,他还微笑着对司机表示感谢。

  下午3点,车到达北京丽泽桥汽车站,等所有乘客下车后,冀中星才用车上的塑料瓶小便。他静静的,甚至有些害羞。郑阳和其他人在设置好轮椅后,将冀中

  星抬下车,冀中星再次表示感谢。然后,郑阳就看着冀中星转动轮椅,慢慢离开了车站。

  当天下午6点24分,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发生爆炸。

  “他不应该走这条路,再大的愤恨,不应该用报复社会的手段来发泄。但是,谁又能给他指一条正确的路呢?”得知冀中星的事后,他的一位邻居感慨地说。

  7月21日晚上,冀中星的老父亲也暂时离开家中,协助警方调查。深夜,他家的板房门上,仍然贴着一副已经残缺不全的春联。

  邻居说,这春联是冀中星自己写的,这曾经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就像他的名字,“半点也不像农村孩子的名字,他家对他寄托了很大希望呢。”

  聚焦

  爆炸视频曝光

  20日18时25分左右,山东籍残疾男子冀中星在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到达大厅B出口外,引爆自制爆炸装置。网友拍摄的视频显示,机场人员正与冀中星交涉,冀大声喊叫,紧接着发生了爆炸。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新闻热线 投稿热线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招聘/合作 版权声明

主管:中外商报有限公司  主办:中外煤炭经济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国际刊号:ISSN2225-5842 

广告发行:北京市神州商桥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18510852665  京ICP备案号11045526 

电话:010-52100121  传真:010-67355597  手机:18612814439

邮箱:fengfulin315@.163.com 地址:北京市通州区运河西大街1号院 技术支持:山西博科硕

广告发行:北京新华信邦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国际刊号:ISSN2225-5842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农光里212号楼
邮箱:fengfulin315@163.com   电话:010-67326716  传真:010-67355597  手机:18610205315/13241384465
中外煤炭经济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京ICP备案号11045526  技术支持:中国万网